3/2晚上草草看完台南的燈會,臨時動議要北上,回家怱怱拿了換洗衣物,連夜北上。這臨時動議的幕後推手不是我也不是嘟拔而是賴奶奶這位老人家。
就是為了要趕去台北,所以今年台南燈會就很隨便的走馬看花,連拍照也沒辦法慢慢地拍!事後嘟拔說,怎麼照片這麼少,也拍的很差。丫不就在趕時間,怎麼拍?看台中燈會花了一個晚上時間,慢慢看慢慢拍,當然有差咩!
從台南出發是晚上11點半,來到台北賴大姐的家中,已是凌晨三點。頭一次我出門這麼拼命,累到不行。澡也沒洗就直接躺平。
睡醒時已經是隔日的中午。開車的嘟拔累到完全沒辦法叫醒。
姐夫帶著我們上陽明山吃飯,來到竹子湖,海芋還沒有盛開,所以沒下去採花。
這間很有名的餐廳,養了一堆鵝,以及一隻火雞。
這隻火雞好會罵人,一直對著那些拼命餵鵝吃野草的小朋友們破口大罵。


飽餐一頓後,就軀車來去陽明山賞花,這也是賴奶奶提議的。
結果一到目的地,說難看的也是賴奶奶,跟她老人家所期望的完全不一樣。
說真的,我以前在台北工作那麼多年,還沒真的是為了看花上陽明山,我都是去泡湯,不然就是去吃飯。
那這花季真的沒什麼看頭,櫻花沒幾株有開,有的已經掉光等發芽了,杜鵑也沒有很多,唯一多的是.....『』。






來到寶地,也是要應個景拍一下。




花鐘也是要來一下,照完才發覺,這個冬天,我還真的圓了不少



當然還要抱個小小孩-妮妮來張甜蜜照。小小孩,真的冷到批批挫。穿二件又再包一件毛毯。看來還是我家那個臭小子比較勇,我都是抱臭小子來取暖,而不是我讓人家取暖的。


天色漸漸昏暗,打了光,拍幾張來玩玩。


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打藍色的光,沒別的顏色可以選了嗎?
感覺很怪,陰森森地........不....舒....服


天色暗,幾處風水極佳地坐椅也都被熱戀中的情侶們佔據。當然,那種火熱到不行的,也是有給它上演激情『拉舌』秀。

離開陽明山,來到南京東路吃『聚』火鍋,今帶從未吃過的賴奶奶來嚐鮮。這鍋,我和嘟拔已經吃了N遍,從台南店吃到台中店,現在吃到台北店,有換菜色,還是不賴,不過,我比較喜歡以前的某些菜式。
吃完飯,跟大姐一家Say Goodbye,我們又殺回台中,瘋狂的南到北--北到中,行程就告一段落。

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?好像還沒咧!


bettydo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